李稻葵:未来十年要应对中等收入陷阱等三个圈套

社会新闻 浏览(615)

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11日在北京表示,18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不是过去一两年的增长,而是未来10年整个中国经济如何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三大陷阱。

李稻葵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现在正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具体而言,根据国际经验,中等收入陷阱包括三个陷阱。

第一个陷阱是利益格局的交织,这体现在利益集团阻碍体制改革。这是几乎所有国家从繁荣走向衰落的直接原因。

第二个陷阱是泛福利的趋势。早期为公众采取的泛福利政策和用于社会福利的大量财政支出导致了经济活力的逐渐丧失。

第三个陷阱是金融危机。大多数已经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每隔几年就会发生金融危机,每次金融危机往往会导致经济发展出现5年甚至10年的衰退。

李稻葵认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决定》是要一个接一个地破解以上三个陷阱。

关于利益集团的阻挠,三中全会决议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应起决定性作用。这种理解应该用来打破利益格局的障碍,同时简化行政管理和下放权力。预计权力下放将是2014年改革的亮点,也是第三次全体会议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一把利器。

针对泛福利化的陷阱,李稻葵指出,泛福利化的根源是收入分配不均,即城乡收入分配不均,农民没有从长期经济发展中受益。中共中央三中全会允许农民获得财产性收入。其实质不是为短期经济发展寻找新的增长动力,而是为农民创造长期受益于经济发展的机制,从根本上解决泛福利政府沉重负担的根源。

根据李稻葵对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的分析,我们必须加快金融体系的改革。在这方面,《决定》已经谈了很多。不过,预计短期内需将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改革,恢复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

李稻葵认为,如果上述三个陷阱得到解决,到2023年底,中国人均收入预计将翻一番,达到12,000美元。整体经济规模基本接近美国,甚至可能超过美国。

以下是李稻葵演讲的全文:

李稻葵:亲爱的张局长,亲爱的客人们,早上好!

我很高兴参加贺勋2013年度金融会议。事实上,我突然发现这应该叫做2014年度财务会议。2013年已经过去了。也许这个传统是前一个传统的延续,做一些调整是不好的。如果我说它应该被称为2014年年度财务会议,让我们面对未来。刚才两位嘉宾的发言非常精彩,非常真实,这些都是中国经济和改革中亟待解决的问题。组织者为我安排了一个大题目,叫做中共三中全会改革的历史和国际影响。我想我是今天最听话的客人。我一个字也没变,所以我会跟着这个字走。我想谈谈一些实际想法和第三次全体会议对国际社会的影响。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我的肤浅解释或解释被称为新三个世界的模式。哪三个世界?富人、穷人和中国。富国指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这些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三到四年内遇到了巨大的问题。毫无疑问。然而,从去年和2013年开始,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已经开始。因此,2014年,我相信这种经济复苏模式将继续下去。贫穷国家包括印度、巴西、南非和其他国家。许多人混合巴西,我

中国的情况如何?中国的情况不同于这些国家。中国有两个方面。它具有许多贫穷国家发展中国家的一些特点,包括我们仍有1亿多穷人,其中包括许多人。大约50%的农村人口没有进入城市。同时,我们也有一些富裕国家的特点,包括外汇储备仍然超过3万亿美元,包括大量产能过剩,包括我们的大量产品,从水泥到钢铁都占了世界的一半以上,包括我国制造业的整体竞争力仍然比较强。仍然有巨大的贸易顺差。去年我估计贸易顺差为2400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4%,所以我们的情况不同于富国和穷国。

经过今天五年的金融危机,世界格局发生了什么变化?正如我刚才所说,富裕国家正在逐步恢复。去年,美国的增长率接近2%,为1.7%。我们还不知道具体数字,2014年可能会更高。经过去年的调整,欧洲债务危机基本上已经显现。2014年,整个欧洲欧元区可能会出现正增长。去年,中国经济略有负增长。去年,整个欧盟地区都出现了正增长。因此,在2014年、2015年和未来两年,我的分析是,整个经济的国际形势刚刚发生了变化。富裕国家已经将注意力从防御转向进攻。法国的工作负担将非常沉重。必须制定新的国际经济、贸易和金融规则。这是我们的国际模式。在这种大形势下,我认为讨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是很有意义的。

三中全会决议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不是过去一两年的增长,也不是未来四五年的增长,而是中国未来十年的经济社会发展趋势。目前,中国的发展确实已经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这样一个阶段。在现阶段,最困难的问题是如何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这是我在三中全会上理解的核心问题。如何在未来10年引入一系列改革,如何实施这些改革并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具体来说,根据国际经验,中等收入陷阱由三个陷阱组成,一个接一个。这也是我国现在或多或少感受到的三个陷阱。

第一个陷阱是利益的交织。具体表现是利益集团不愿意让制度继续向前发展,而是依赖于不适合当前经济发展的现有制度,继续维持现有模式。这是第一件事。利益集团交织在一起,不愿意前进,也不愿意让系统继续前进。这是第一大问题,几乎所有国家都从繁荣走向衰落,直接原因,这个地方的第一大原因。

第二个陷阱是泛福利的趋势。当经济发展开始出现一些迹象时,政府便要花钱用香港的话来争取市民的支持。因此,他们过早地承担了福利负担,大量的财政支出被用来稳定和促进社会福利。这一前景也极其令人担忧。

第三个陷阱是金融危机。许多国家,许多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每隔几年就会发生金融危机。每次发生金融危机,经济发展都会追溯到5年甚至1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和拉丁美洲金融危机就是如此。

这三样东西构成了中等收入陷阱。如果这三件事能一件一件解决,中国经济在未来十年将会有一个非常壮观的前景。我从经济学的角度理解,中共三中全会的决议是要一件一件地做三件事。

首先是兴趣模式。如何突破利益格局?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应发挥决定性作用。因此,一个推论是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因为客观地说,目前制约我们经济制度变革的利益集团有三个主要方面。首先,一些地方政府习惯于借钱、投资、国内生产总值和短期税收。一旦国内生产总值确立,税收是短期内提高国内生产总值的唯一途径。正如谢平刚才说得很好,这是最大的利益集团。第二,一些国有企业习惯于国家的垄断,习惯于国家的政策,习惯于低息贷款的不断发展,不愿意让制度继续向前发展。三是一些中央部委习惯于行政审批和权力。你需要改革一切,下放权力,而不是搞砸。那又怎样?有人提出,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种认识应该用来打破利益格局的障碍,同时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因此,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可能是2014年改革的亮点,这是第三次全会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一把利器。

第二个利器是解决泛福利化的根源。泛福利化的根源是收入分配不均。城乡收入分配不均。农民没有从长期经济发展中受益。因此,我的理解是,农民获得财产性收入的根本作用不是短期城市化,也不是短期经济发展的新动力。其实质是为农民兄弟创造一个长期与经济发展同步并从中受益的机制,以防止农民成为社会不和谐和巨额福利支出的对象。泛福利政府沉重负担的根源应该从根本上消除。这件事需要长期坚持,而不是通过一两步的短期改革来完成。

第三,如何应对金融危机?毫无疑问,必须加快金融改革。中央三中全会的报告非常详细,内容丰富。我认为短期内可能需要实施的是对资本市场进行更深入的改革,恢复对资本市场的信心。像今天一样,资本市场的市值和股票市场的市值已经回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6%。我刚刚计算了这个数字,它仍在下降。这种情况不利于解决金融危机。想象一下,如果你对中国资本市场没有信心,你对银行业也没有信心,包括银行股本价格的下跌。上周,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的资产净值已经跌破。我们设想,如果我们的金融市场稍微开放,资本可能会流出,这也是改革的重点。

如果做到了这三点,我们应该与利益集团打交道,强调市场的作用,政府应该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处理农民收入的增加,进行新的土地使用权改革,并进一步进行金融改革,包括资本市场改革,以应对金融危机。如果这些东西都到位了,我们最终可以看到十年后中国经济的全貌。同样,我的观点是基于这样一个前提,即当前的改革基本上可以到位,可以逐步推进。在这一前提下,10年后,到2023年底和2024年初,我相信将会有三大结构性变化,全球地位将与今天完全不同。

第一个大变化是中国经济的人均收入水平应该能够从今天的6000美元翻一番,达到美元。这是我计算的。目前,我们的人均水平是美国的18%。我们的均衡水平应该达到美国的70%左右。从人均18%到70%,应该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我不担心增长的潜力。只要改革到位,再过十年左右,我们就基本上能够进入发达国家的门槛。刚进门,我们不能说在这个会议厅的中间,我们刚刚进了那扇门。这

第二个主要变化是,整体经济规模可以与美国基本持平,甚至可能超过美国。这也是我多次计算的结果。到那时,整个经济规模将基本上等于或大于美国,这也意味着世界格局的重大变化。中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迟福林院长刚才讲得很好,我非常同意他的观点。再过十年,中国将成为最大的市场和第一个进出口国。各种产品、各种产出和各种消费将居世界首位。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将上升到一个本质上更高的水平,综合国力将得到提高。今天,我们担心许多领土问题和日本的问题。当时我以为会有一个全面而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请注意这件事。因为经济是基础,经济规模将在经济和军事能力方面达到几个阶段。

第三大变化,也值得期待和期待。当时,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模式和制度模式可能初步出现。中国特色的、符合中国国情的市场经济大格局,可能已经基本上由制度框架所确定。这一体制框架值得期待的是什么?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恐怕有两件事:一是强调公平;二是强调秩序,即公平有序的市场经济。政府并没有完全忽视它。这不是像英国和美国那样的市场经济模式。它可能有点关注德国的市场经济模式。最近,我正在写一本书。我已经基本完成了,可以发表了。它叫做《德国市场经济模式及对中国的借鉴》。它强调公平、秩序和公正。市场经济框架将在未来十年初步形成。我预测,其中一个重要特征是,国家并不像迟福林总统刚才所说的那样直接控制国有企业,而是国家通过金融控股持有一些企业的股份,从而加强公共财政的基础。如果财政收入在某一年下降,政府可以通过兑现他的一点股份来弥补国家财政收入的下降,从而提高国家稳定社会秩序和经济波动的能力。

这是未来10年中国经济的大格局。同样,我所说的不是无条件的。我说的三件事是有条件的。条件是,从现在起,我们必须一个接一个地落实三中全会向我们描绘的美好蓝图。谢谢!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