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用车扩张后遗症:严惩司机刷单引抗议

社会新闻 浏览(1980)

抗议

北京春末夏初下午非常炎热干燥。刘小慧和几十名同事坐在中关村办公楼前的广场台阶上,看上去焦虑而无助。

今天是5月23日。两天前,刘小慧互联网租车平台易用在北京著名的艺术区798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与沃尔沃展开战略合作,推动“汽车与移动互联网的跨界融合”。

但是刘小慧没有心情去思考“高大商”的口号。作为一名司机,他更关心的是伊织的汽车何时能在4月份得到付款。这笔钱超过1万元,这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

根据加入时的协议,从每月15日至25日,易达将把上个月的收入转移到与之合作的汽车租赁公司,汽车租赁公司将把收入分配给司机。过去,这笔钱通常在15天之前或之后分发。然而,直到5月23日,刘小慧仍然没有收到4月份的付款,这让他很担心。

有40或50名司机和刘小慧一起下楼,从易建联向汽车公司“讨要信息”,涉及金额从34,000到14,500不等。他们还展示了几个横幅,其中一个非常幽默:“容易拿到,容易偷,容易走和珍惜。”

但是过了一会儿,两辆警车赶到现场,要求他们收起旗帜,保持秩序。司机顺从地卷起横幅,把它们收起来。他们静静地坐在地板上,等待他们的代表和那辆易于使用的汽车之间的谈判结果。

对这款易用汽车的解释是,这些司机的账单“可疑”。其中,最有争议的是“一价”活动,它规定用户只能在一定的时间和公里范围内随意使用汽车,只需支付固定的金额,这是非常实惠的。

从今年1月开始,易用汽车及其合作伙伴携程开始推广“一价”,希望通过利润分享占领市场。司机起初并没有抵制,因为易用的汽车将根据实际发生的费用得到补贴。然而,在5月份,他们被告知本月将推迟结账,因为结账工作将得到加强。

司机们认定易建联使用这辆车是“在鸡蛋上挖洞”,并故意拖着他不付钱。“例如,错误的客户识别码、错误的驾驶轨迹和不准确的全球定位系统定位都可以成为借口。”在场的一名司机告诉新浪科技。

5月中旬,数十名司机已经与易建联协商使用这辆车。上周三,他们进行了第二次谈判,但未能解决问题。这一次,他们展开横幅,试图通过这种针对弱势群体的普通方法吸引更多的注意力,但他们很快被警方阻止。

"如果我继续这样下去,我只能从屋顶跳下去."在场的一名司机半开玩笑地说道。他透露劳动仲裁部门已经介入了这场纠纷。然而,参与谈判的容易使用的人后来说,没有政府人员在场。

激烈的辩论

整个中午,刘小慧站在大楼的阴影下,和他的同伴们猜测谈判今天会如何结束。几十米之外,几个能轻易到达汽车的工作人员在窃窃私语。双方没有表现出任何明显的敌意。

在附近咖啡馆的二楼,司机代表正在和负责易使用汽车来源的部门主管刘于坚激烈辩论。在狭窄的会议室里,双方都有很高的声音,争论的焦点是“何时支付”和“支付多少”。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一岛汽车市场部品牌总监胡旭雷感到非常委屈。他说公司绝不会故意拖欠司机的工资,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延误是由于一些司机发现“刷账单”,必须进行筛查。

所谓“刷账单”是指司机通过另一部手机为自己下订单,以欺骗对易用汽车的“一价”补贴。胡旭雷说,“如果不刷账单,100%容易到达的汽车都会被检查。如果有任何可疑情况,他们将首先与司机和租赁公司沟通,并要求另一方到公司检查文件。在账单结算之前没有问题可以解决”。

目前,易用车辆的后台系统不仅可以监控时间,

如果司机被发现偷了车票,易于使用的车辆将首先结算没有作弊嫌疑的车票,然后与司机和租赁公司协商。只有在反复违规的情况下,驾驶员才会被视为停止与驾驶员的合作。

但是在司机刘小慧看来,这显然是不公平的。“因为是固定价格,一些客人会故意让司机到处跑,从早上7点到晚上上车。无论如何,价格是一样的。”他说。

根据车型不同,很容易对汽车采用不同的收费标准,从经济的每半小时15元加每公里3元到豪华的每半小时50元加每公里10元不等。如果乘客为“一价”活动选择高端车型,每天花费1000到2000元并不罕见。

此外,由于工资每月支付一次,当15日这辆易于使用的汽车告诉司机上个月的订单有问题,他们无法结算时,司机们往往会忘记订单极高的原因。“如果有疑问,你应该立即告诉我,我不会再拿那份名单了。已经很久了,但我被要求解释原因。谁能记得发生了什么?”司机彭女士抱怨道。

另一方面,易于使用的汽车与他们的伙伴步调不一,成为司机的“老虎机”。刘小慧告诉新浪科技:“对于‘一个价格’,最长80公里2小时的限制是对易于使用的汽车实施的。携程旅行网正与他们一起推广“一个价格”,但没有做出这样的限制。

这种混乱让司机更加困惑。那些按照易用汽车的要求诚实参加“一价”活动的司机也说钱没有给他们。

至于延迟支付工资的范围,在场的司机声称“他们90%以上的同龄人还没有领到工资。易于使用汽车的胡旭雷认为这种说法太夸张了。”如果你真的欠了那么多人钱,那么容易使用的汽车就会变黄。“降价”章雷是北京一家大型汽车租赁公司的员工。他没有参加上周五的抗议活动。他仍然准时上班,并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带了一两个乘客。

他向新浪科技透露,截至5月23日,他还没有拿到4月份的工资。然而,他并不担心,因为这不是主要的收入来源。”我只想玩玩,赚点石油钱。”他笑了。

三个月前,在朋友们的鼓动下,他下载了手机客户端“易到达”,并正式成为“易到达”的司机。在这段时间里,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赚了多少钱,也不知道“一价”运动造成的混乱。

然而,不久前,易用汽车的价格大幅下跌,司机的收入大幅下降,让张磊感到无趣。他的许多朋友退出了讲台。”过去是每月6000到7000英镑,但现在是3000到4000英镑。不值得麻烦。”他说。

4月底,易到汽车宣布将在其主要市场北上官深推出“租金50%的折扣”,声称比出租车更经济。尽管用户受益匪浅,但司机对此并不“感冒”。

以经济型汽车为例。此前,易用汽车的最低收费是“1小时30元”。里程费用单独计算。然而,在价格调整后,它变成了“半小时15元”,这意味着司机很难通过短途服务赚钱。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司机马金勇举了一个例子:“有时候,当你找工作的时候,总里程是两公里,你可以赚20美元。但是你可能要跑五六公里才能到达这里,而且你会因为交通堵塞而延误半个小时,这是非常不经济的。“

对此,易于使用的司机胡旭雷表示,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制定了降价计划,并与绝大多数司机进行了沟通。降价确实导致了顾客单价的小幅下降,但客流量的增加可以弥补这一损失。

他说:“降价后,订单急剧增加。例如,一个司机一天只能收到3到5张票,但现在他甚至可以收到10多张票。“因为超短距离服务不再具有成本效益,他承认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但这也是一个必须设定的门槛。

然而,抗议现场的司机通常可以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