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瑞混改进入深水区:人事调整悄然开始 上市进程提速

国内新闻 浏览(642)

原标题:奇瑞混合改革进入深水区:人事调整悄然开始加快上市进程

来源:国家商报

每一位经济学家黄新旭每一位编辑段思耀

奇瑞增资项目尘埃落定,内部调整悄然开始。

启新宝显示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股份)最近发生了工商变更,主要涉及高级管理层、股东权益和注册资本的变更。

奇瑞最大股东变更为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岛五道口),原最大股东芜湖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退居第二位,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退出。就奇瑞股份而言,主要市场类型已经从股份有限公司(未上市,国有控股)转变为其他股份有限公司(未上市)。然而,奇瑞控股仍是奇瑞股份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33%。

随着新投资者的进入,奇瑞内部高级管理层的变动可能会带来其他层面的变化。如何在新投资者和原始股东之间“磨合”,如何平衡奇瑞内部各方的利益?“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短期内很难有任何改善,更不用说扭转奇瑞的现状了。看看关志和宝窝的现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分析师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奇瑞正在寻求上市,同时为此次增资和股票扩张获得发展资金。然而,企业的上市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是奇瑞的表现并不乐观。新投资者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也是业内关注的趋势。

人事变动已经开始

“新股东将首先把自己变成奇瑞,因为奇瑞是奇瑞发展的基石。”奇瑞官员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董事会的重组是新投资者成为“奇瑞”的第一步,此前有消息称奇瑞将在春节前完成这项工作。

据《新报》报道,在高层管理变动中,尹同跃仍然担任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董事长。就奇瑞控股而言,包括前高管方德才在内的7名高管已经退出。在奇瑞混合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焦(又名焦震)和北京五道口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五道口)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等高管进入。

变更后,任命焦为奇瑞控股董事,为奇瑞控股副董事长。据了解,这是奇瑞控股首次设立副董事长一职。就奇瑞股份而言,29名高管退出,包括史正富和其他“奇瑞高管”。与此同时,新增加了10名高管,其中周建民担任奇瑞股份的副董事长。

尹同跃早些时候说,在引进战略投资者之后,“芜湖的‘黄金条款’应该首先得到保护,同股同权,芜湖在某些事情上有否决权;其次,选定的战略投资者的管理必须符合奇瑞的未来发展战略和奇瑞在芜湖的根基,以确保管理的稳定性和发言权。”

根据上述管理调整,青岛五道口将进一步参与奇瑞的内部管理、日常运营和决策领域。记者了解到,青岛五道口成为股东后,将与其他股东共同制定市场化的激励机制,这意味着奇瑞的一些机制也将进行调整。

事实上,奇瑞内部的变化已经开始了。“由于混合改革和高层管理人员的变动,公司目前正经历着人事方面的轻微动荡。”一位与奇瑞关系密切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然而,人事变动仍在高级管理层,一线员工没有受到影响。“我没有感受到混合改革的影响,生产正在正常进行。”奇瑞一线员工告诉记者。

奇瑞的上市进程加快。

帮助不打扰是新投资者青岛五道口成为奇瑞股东时的“承诺”。这种态度也被业界认为不是针对汽车的

谁是周建民?据《新报》报道,周建民有9家投资企业和38家劳动企业。在参与奇瑞的混合改革之前,其投资企业的主要业务包括广告、教育和计算机软硬件的开放。记者从《新报》了解到,2019年,周建民因租赁合同纠纷被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业内一些人仍然怀疑周建民这次能否成为奇瑞上市的“推动者”。

值得注意的是,当奇瑞股份这次改变其工商信息时,一位新董事被任命为周剑南。据公开资料显示,周剑南拥有20多年的金融和证券工作经验,熟悉上市公司的审计流程,曾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和光大证券等机构任职。或许周剑南将是奇瑞上市的关键人物。

奇瑞是目前中国为数不多的未上市汽车集团公司之一,但它一直有一个“上市梦想”。然而,新投资者的进入并不意味着奇瑞的上市将会顺利。首先,财务要求是一个“难点”。目前,奇瑞的盈利能力并不理想。截至2019年6月30日,奇瑞控股的净利润为-1.55亿元。

"经过多年的积累和调整,奇瑞已经到了再次起飞的临界点。例如,奇瑞的销量连续18个月好于行业,其经营现金流持续改善。”奇瑞的官员说。

周建民表示,未来青岛五道口将加强资本运营,调整非核心资产出售,加快奇瑞核心资产上市。据估计,未来五年奇瑞将获得500亿元的资本规模。

"对投资者来说,上市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晚了也没关系。事实上,奇瑞是一笔沉重的资产,即使上市不成功,它也可以转手。投资者不会损失太多。”拒绝透露姓名的汽车分析师说。

即墨工厂已经签订了合同。

奇瑞的“2025战略”是改革过程中的一个高频词。奇瑞一再表示,增资扩股是为了“2025战略”计划的落地。

根据奇瑞的2025战略,奇瑞将建立“制造现代服务”的双重主营业务;在汽车业务的基础上,奇瑞将打造“新能源奇瑞”和“海外奇瑞”等。计划销售收入将从2018年的75万辆和1000亿元增加到2025年的200万辆和2500亿元,重新回到自主品牌的前沿。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奇瑞正在拓展业务。位于即墨区的汽车工厂是奇瑞拓展业务的第一步。2019年12月20日,奇瑞新能源汽车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济南举行,但汽车工厂的细节尚未披露。“对地方政府来说,这是一项成就,也可以提振国内生产总值。”上述汽车分析师认为,奇瑞新能源汽车将吸引更多重点配套企业落户青岛,加速当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形成。

值得注意的是,奇瑞将在青岛即墨生产的新能源汽车产品已经有买家了。奇瑞新能源汽车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当天,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刘爱利也出席了签约仪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中国邮政与奇瑞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金融、快递物流、车辆采购、市场拓展等方面进行合作。在汽车采购方面,奇瑞将提供新能源产品、传统能源产品和其他定制产品。这意味着奇瑞在青岛即墨生产的一些新能源汽车将被B方预定。

但是奇瑞青岛即墨工厂还没有投产,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投产。届时市场需求将如何变化,仍有许多不确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