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5到10年内外资金融机构比重或占到10%甚至18%

国内新闻 浏览(1262)

2019(第18届)中国企业领导人年会将于12月8日至9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黄出席会议并讲话。

金融业的开放仍然存在瓶颈。外国金融机构的比例很低。

黄说中国金融业的开放还存在瓶颈。例如,1990年浦东开发时,就宣布允许外资经营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和各种金融机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对外资金融机构普遍开放,但目前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近200万亿金融资产中的比重仅为1.8%,这“非常低”。与对外开放的结果一样,外商投资企业占工业、商业和工业近200万亿资产的30%。

黄强调,上述数据表明,中国的工商行业相对开放,而金融业“胆小而有限”。

黄将其归纳为三个方面:第一,在外资进入金融领域之前,有许多不同的处理方式,“即不能进入”。第二,在某些准入领域,外资可以经营银行、证券和保险,但股权比例不能超过25%,有些不能超过49%,不能持有股份,不能全资拥有等。且股权比例有限。第三是允许法人注册许可,业务范围是有限的,“如果有50个业务条款,你可能只允许18、20个,所以业务范围不完全等同于国内金融机构国民待遇”。

“简而言之,因为这些都是开放的,但是有很多限制,我们的外国金融机构还没有到位,”他说。

中国的进出口顺差只有1000亿美元。服务贸易已经成为短板。

谈到进出口贸易,黄说中国只有一千亿美元的顺差。进出口贸易包括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他解释说,中国的货物贸易增长了200多倍,从1979年的200亿美元增长到去年的4.3万亿美元。然而,服务贸易的发展存在许多问题。

去年,中国服务贸易出口2000亿美元,服务贸易进口5000多亿美元,逆差约3000亿美元。“世界各国之间的服务贸易逆差总额为7000亿美元。我们占3000亿美元,占世界赤字的40%。”黄说,中国的货物贸易达到4万多亿美元,顺差4000亿美元。

"美国人抱着我们的头,总是说他们遭受了痛苦。但我们的服务贸易仍有3000亿元的逆差。黄说:“双方的进出口贸易,包括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都是5万亿美元,但实际上只有1000亿美元的顺差。

他还强调中国的服务贸易主要是劳动密集型的。在2000亿美元的服务贸易出口中,很大一部分是旅游和劳动密集型服务贸易。然而,在5000多亿美元的海外投资中,大部分是资本密集型、资源密集型、知识密集型和高附加值,“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服务贸易也是一个短板。”

在未来5到10年内,外国金融机构的比例可能达到10%,甚至18%

。黄说,中国进一步开放的高度、深度和广度是为了消除金融业开放的短板,解决服务贸易逆差和低附加值问题。“中国对外开放的新动力、高质量的开放和高效率的开放要求取消这两块短板。”

他强调,2019年是中国解决这两个短板的开始年份,“在未来5到10年,我相信这两个短板肯定会在中国新的开放措施中得到解决”。

黄分析说,首先,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中国金融业进一步开放的要求。从去年4月到今年10月,国务院财政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证券期货委员会发布了64项非常具体的开放金融的措施

此外,金融业的开放不仅会给金融机构带来资本,还会带来技术、管理和国际经验。国内金融机构也将被迫“与狼共舞”,以提高业务水平、开放性和跨国经营能力。

黄强调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是防范可能出现的国际贸易摩擦的一个很好的措施。

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推动下,服务贸易将打破各种瓶颈。

关于服务贸易,黄直言不讳地说,与货物贸易相比,是“一个天空,一个地下,不一样”。不过,他也解释说,这不是数千万贸易公司能力不足的问题,也不是企业的问题,而是服务贸易开放存在问题。

“有限的开放使许多服务行业无法开展,而这些行业只能由外国企业开展”。

黄强调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制造业,每年达到170万亿元。工业制造产业链之间的各种生产性服务,如果是国内服务业,就是国内服务业。目前,超过一半的商品和制造业是跨境产业链服务。跨境产业链服务是服务贸易,包括研发、物流、清算和结算。80%的产业链、金融和生产性服务业位于香港、新加坡、迪拜、爱尔兰或首尔。

“这些公司都是在中国注册的,每个人都在中国为这些制造业的供应链服务,所以这个业务也在外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在外面,而不是在家里。即使国内企业做不到,外国企业也做不到,如果外国企业在深沪注册,对外服务贸易将被视为中国的服务贸易出口,”说。

他强调上述现象不是人为因素或企业因素,而是制度安排的问题。

他指出,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中国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已经从上海扩展到全国18个省,拥有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东、中、西三者将共同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将成为中国最开放的区域。

他提出了FTZ的“六大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自由、货币和金融自由、资本自由、各种物流和仓储流动自由、国际人员和就业自由以及数字经济和贸易自由。

黄说标杆管理、移植和推广的目标是启动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自由贸易区的经营环境不是国内开发区几十年来所要求的高效审批,也不是100枚邮票的串联和并联等。但是世贸组织和自由贸易协定所要求的商业环境:进入前的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知识产权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劳工权利保护、各种所有制企业之间的中立竞争、数字贸易、以及没有来自各种非正规政府的财政补贴。

“这八个方面的经营环境,这八个方面的内容形成了国际化,法治化,市场化,符合世贸组织标准的经营环境要求,符合各国标准和自由贸易协定之间的经营环境要求,”黄说。

在谈到自由贸易时,他也以香港为例,“香港一年与内地的贸易额达7,000亿美元。香港有700万人口,哪里可以进出口7000亿美元的货物?非常重要的是,它有一个大约5000亿元人民币的转口贸易,这是一个离岸贸易。这是美国、日本和大陆之间的事。它的转口港是在海外签署的,名单也算在它这边。我们的许多保税区和许多开发区都是真实的,我们的再出口几乎没有一个可以在海外进行。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每年可做1600亿美元,其中1000多亿美元用于离岸再出口等

"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推动下,这些商业瓶颈将被打破。因此,我相信,我们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探索和推广将在今后几年为中国的服务贸易带来春天,”说。“中国进口的高度、深度和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