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让“绝户”捕捞从此“绝户”

国内新闻 浏览(1589)

电鱼被称为“户外”捕鱼。一旦鱼被高电压电击,它就会死亡,不管它有多大或多小,或有多虚弱,大多数靠运气存活下来的人将失去繁殖能力,并异常生长。从4月1日到6月30日,湘江完全禁止捕鱼。4月1日晚,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和长沙市渔政执法大队联合启动了2015年禁渔期湘江首夜游,严厉打击电鱼等非法捕捞。

4月1日下午7时30分,两艘渔政执法快艇和两辆渔政车共载有20多名工人。从长沙渔政渔港码头开始,水陆两侧向南巡逻。湖南省畜牧水产厅渔业司司长王旭光表示,湘江的非法捕捞主要是夜间电鱼。

长沙渔政站有一只“夜鹰”

月亮在云中出现又消失。黑暗的河水折射出河两岸熙熙攘攘的灯光,但很难听到岸上演奏的音乐。快艇引擎发出的巨大噪音几乎掩盖了一切。长沙渔政渔港监督管理站(以下简称长沙渔政站)副主任齐于雪驾驶其中一艘快艇。他双手驾驶,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向前行驶。当看着河上和两岸的每一盏灯时,快艇留下了两个翻腾的白浪。戚玉雪拥有卓越的夜视能力和丰富的经验。在其他人眼里,他可以在离暗河400米到500米的地方找到变化。晚上的电鱼离不开灯光。十五分钟后,漆于雪在远处的堤道拐角处发现了一盏可疑的灯。他左手拿起对讲机,通知岸上的渔政车辆。他提前在可疑点停下,加快速度让快艇快速靠近。“没有。”渔政车辆工作人员先赶到检查,然后通过对讲机告诉齐于雪。后者转向右边,离开岸边,继续向南行驶。晚上8点,两艘快艇绕过奥兰治岛,抵达猴石桥附近,然后北上检查。

陈师傅说他担心人太多,八点半就跑了。大家来到湘江长沙段的王越湖水域。手电筒微弱的光线再次引起齐于雪的注意。他驾驶快艇迅速靠岸。渔政站陈站长很早就抓住扶手,站在只有30厘米宽的船舱左侧,随时准备下船抓人。由于原来的速度太快,突然停止前进造成了船体的巨大颠簸,我们抓住了船上可以附着的东西,稍加稳定后,立即跳下了船,把倪电鱼抓了个正着。

电鱼被称为“户外”捕鱼。一旦鱼被高压电击,不管它有多大或多小,它都会死去,如果它很轻,它就会晕倒。大多数靠运气存活下来的人将会失去生殖能力,生长异常。湖南省畜牧水产厅渔业司司长王旭光表示,湘江的非法捕捞主要是夜间电鱼。下午7时30分,两艘渔政执法快艇和两辆渔政车辆共载有20多名工人。两艘船和两艘渔政船从长沙渔政渔港码头出发,形成双重攻击,向南巡逻。

倪某,穿着齐膝高的塑料套鞋,惊讶地看到突然出现的渔业执法人员。在他的桶里,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面包已经通电。倪某使用的工具是由10kg塑料油桶改装而成的背负式电动捕鱼器,由电池、变频器和两根竹竿组成,前端分别装有铁棒和小网。“利用水传导原理,形成一个电路,瞬时电压可达200伏或更高,鱼如10米可被电击。”长沙渔政站秘书万华平说。渔业官员没收了倪的工具

快艇向北行驶,发现了三套电动捕鱼设备,其中一套功率为8000瓦,电动捕鱼操作人员将两个档位都调至最高等级。如果通电,人们将立即通电。万华平说,当渔民被抓住时,他们通常没有时间关掉电鱼。当渔业官员没收工具时,他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切断电源。"否则,如果它们继续放电,每个人都可能触电."快艇去了桑查基桥附近,然后返回了南方。晚上9点30分,一艘可疑船只出现在世纪城湘江附近。有人走近后,发现两个渔民正在河上划船捕鱼。“今天已经进入禁渔期。禁止在禁渔期使用浮动工具捕鱼。”齐于雪要求垂钓者用他的角快速靠岸,而另一名工人给了他们一份禁止垂钓的通知。后来,在浏阳河河口和第一座桥附近的水域发现了几名渔民。渔政人员要求停靠码头时,开展了禁止捕鱼的宣传活动。晚上10点10分,两艘快艇刚刚返回长沙渔政渔港码头,就接到另一份报告,说猴石桥附近有电鱼。刚刚停下的快艇又启动了。"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当我们接到电话时,我们必须立即行动."长沙渔政站副主任王瑞平说。去年禁渔期间,渔政站派出数百艘执法船只,尤其是在夜间。作为一名女性,她也随时站在执法的最前线,甚至在凌晨2点或3点。自中国夏商朝以来,就有一条规则,“夏三月,穿则不入网,而是长成鱼和龟”。在周朝,有一句谚语说“船泽不入网,但不及时就长成鱼和龟”。历代都有类似的规定。湖南畜牧水产局的工作人员于浩在他的朋友圈里写道:“尊重每一个生命,尽管它明天可能会出现在你的餐桌上,但今天请好好照顾它。”无理践踏是对人性的拒绝,肆意暴食是对自然的背叛。人类不应该是地球上的肿瘤。只有克制,我们才能有明天。

晚上11点,该局办公室主任吴申淑发现于浩的这个朋友圈赢得了无数赞誉。

廖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