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造业萎缩创新纪录 特朗普“甩锅”给美联储

国际新闻 浏览(1392)

原标题:制造业收缩到新记录,特朗普点燃美联储…但它是谁的锅?“深海特别撰稿人”苏世伟

美国供应管理学会10月1日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9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大幅降至47.8,为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表明美国制造业收缩加剧。美国8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1,已连续两个月下降。最新发布的制造业数据引发了对美国经济的进一步担忧。1日,纽约股市的三大股指全线下跌。市场上的避险情绪显而易见,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受到青睐。

事实上,最快的回应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他首先指责美联储“可悲”。他不仅将制造业下滑的责任“甩”给了美联储,还直接攻击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特朗普进一步表示:“正如我预测的那样,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让美元变得如此强劲,尤其是相对于所有其他货币而言,以至于我们的制造商受到了负面影响。”那么,谁应该为美国制造业的下滑承担责任?

特朗普贸易政策导致制造业衰退?

特朗普贸易政策导致制造业衰退?

一般来说,通过月度调查和采购经理总结获得的采购经理人指数数据反映了未来的经济变化趋势;50是临界值,成为兴衰线,低于50意味着经济活动处于收缩状态。根据供应管理研究所(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发布的数据,9月份制造业指数降至47.8,较上月下降1.3,明显低于此前分析师预期的50.1,为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也是连续第二个月低于50。

供应管理学会制造调查委员会主席蒂莫西菲奥说,美国企业的信心继续下降。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两个月收缩,9月份的收缩速度快于8月份。这是一个明确的警告信号。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整体低迷,出口总量下降,市场信心进一步下降。与此同时,供应管理研究所的生产指数降至47.3,库存指数降至46.9,为2016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反映海外需求的出口订单指数跌至41,为200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人们担心的是进口指数也在下降。

美国供应管理学会的制造业报告提到,调查中引用的高管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抱怨最多。最近全球贸易形势的波动和紧张削弱了国际贸易,增加了贸易成本,并直接增加了制造产品的成本。贸易的不确定性迫使企业削减开支。惠誉首席经济学家布莱恩科尔顿(Brian Coulton)表示:“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全球增长前景受到贸易政策的如此大的干扰,这几乎是史无前例的。”商界人士都将主要责任归咎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但没有提及美联储。贝勒克电力咨询集团首席投资官彼得布克瓦周二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贸易不确定性正导致美国和全球制造业进入衰退。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

制造业的衰退会导致美联储降低利率吗?

由于制造业仅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消费者支出占美国经济的2/3,美国官员和企业将希望寄托在消费者身上,祈祷保持当前的消费水平,继续美国历史上最长的经济增长。然而,美国的消费形势并不乐观。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丽莎索尔特(Lisa Salter)坦率地承认,9月份个人支出放缓,消费者对就业的信心大幅下降。证明消费者支出的断裂趋势。对此,万神殿首席宏观经济学家伊恩谢泼德森(Ian Shepardson)指出,“如果消费者信心受到严重动摇,美国可能会陷入有史以来第一次由总统行动直接导致的衰退,而不是对过度扩张的私营部门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

如果消费者支出进一步恶化,特朗普不能受到指责,但鲍威尔和t

但是美国银行全球经济主管伊森哈里斯说:“这一切的最终原因是什么?这是一场国际贸易紧张。认为美联储行动太慢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美联储从未如此迅速地采取行动。”哈里斯表示,美元走强的原因是贸易,而不是美联储。事实上,投资者抛售外汇,买入美元,是因为他们对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政策感到紧张。鉴于贸易不确定性和全球经济放缓,美联储今年已两次降息。奥本海默公司资产管理首席投资策略师约翰斯托尔茨福斯说。“因此,只要贸易不确定性继续存在,美联储就有可能在10月底再次降息。”

美国制造业依然强劲

全球贸易紧张正在侵蚀产业链,动摇世界经济。不仅美国,印度、韩国和德国等主要经济体今年前三个季度都出现了下滑。只是美国制造业感受到了痛苦。

德国、日本、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高管抱怨业务萎缩,世界贸易组织将其业务预测降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尽管贸易紧张是原因之一,但一些行业问题也阻碍了制造业的增长,如德国的汽车工业和韩国的半导体工业。德国制造商9月份将价格降至三年来的最高水平。在日本,制造业信心正在下降,工厂已经连续第四个月降低价格。英国公司警告称,“英国英国退出欧盟的不确定性已导致客户将供应链从英国转移出去”。尽管世界制造业存在许多问题,但世界高端制造业的引擎仍然是美国,它的肌肉和骨骼依然强健。

早在2009年,美国就提出了振兴制造业的重大战略。2013年,美国发布《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初步设计》,重点推动数字制造、新能源和新材料应用等先进制造业的创新发展,打造一批具有先进制造能力的创新集群。目前,美国在R&D的投资排名世界第一,四分之三流向制造业。美国政府正在积极推进工业4.0布局,试图增强制造业的软实力。发展了软件和互联网经济的美国,更注重推动新一轮“软”服务产业革命。它希望利用网络和数据的力量来增强整个行业的价值创造能力。可以说,美国版的工业4.0实际上是“工业互联网”革命。

目前,很多业内人士从制造业的就业率来判断整个行业的兴衰,但制造业本身的就业率不足以解释一个国家制造业的真实状况。在发达国家,由于技术发展和产业链调整,制造业作为一个经济实体的就业率普遍下降。它不能局限于就业率。在过去的10年里,美国在高科技制造业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尤其是在计算机、电子、航空航天、制药等行业。由于技术进步和生产率的提高,高技术制造业的产出有了很大的增长,但它不能带来与产出相当的就业机会。事实上,美国制造业在产业升级过程中已经有意识地调整和优化了结构,低端制造业已经萎缩或转移到海外。尽管美国制造业仅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但高端制造业的显着优势及其对整个经济的拉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